奇米影视首页_奇米影视四色网_奇米影视盒第四色 - 奇米影视cc_天天射天天操_奇米第四色春_亚洲天堂影院_一本道大香蕉_东京热大香蕉_色七七影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 奇米第四色春 > 正文
奇米影视首页_奇米影视四色网_奇米影视盒第四色 - 奇米影视cc
http://217pp.com      2018/8/4 13:36:21      来源:奇米影视首页_奇米影视四色网_奇米影视盒第四色 - 奇米影视cc      点击:
马上就40岁的妇人了,屁股还那么结实,那么有弹性,一点下垂的迹像也没有。它的弧线是如此优美,和蜂腰结合处既自然又性感,就像一轮新月让人充满力量。我喘着粗气疯狂的蹂躏妈妈的屁股把她干得又哭又叫,然后我的视线逐渐模糊,眼前似乎除了妈妈雪白耀眼的翘臀外什么都看不清。这时候,我的**到了,在母亲屁眼内射了一次。 我从妈妈的屁眼里抽出**后,就开始在妈妈的屁股上舔动。舔干净自己留在妈妈屁眼口的jīng液后,便开始吮吸自己刚享受过的屁眼。 我柔软的舌头挤入妈妈的屁眼后,她感到一阵刺痒从直肠壁上传遍全身,浑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从阴门流了出来……我仍然在妈妈的拉屎的孔道内流连,没有因为这里是亲爱的妈妈拉屎与自己撒尿的东西进出过的地方而畏缩。这里现在是我最爱的地方?!妈奇米影视首页_奇米影视四色网_奇米影视盒第四色 - 奇米影视cc妈仍然高高地噘着屁股,让儿子也让自己享受着快乐。肛门里的刺激一阵阵的传来。作为医生,她自己也很难理解生理上用来排泄的孔道怎么会也有被戳入后的快感?但现在她不会去想为什么。 她只要快乐就行了!慢慢地,我的舌头移到下面那个潮湿的洞穴,舔着吸着外溢的**,时不时还把舌头伸进去深耕一番。让她享受着新一轮的刺激,轻轻地发出满意的呻吟。几个月来,我的循规蹈矩使她已经忘记再要保卫自己最后的禁地。直到我的嘴离开妈妈的密处,重新扒开妈妈的屁股,她还只是以为我想再将进入自己的屁眼。但我这次的目标是妈妈的**,我要彻底的佔有妈妈,妈妈那美妙的声音娇柔地轻唤着,让我失去理智,使我的**涨得难以忍受,我粗暴地压在她娇小的身上,用**对准了她的**,深吸一口气,屁股沉了下去,我的**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插了进去,虽有**的滋润,但妈妈的**出其紧窄,粗长的**只进入了三分之一,竟被一层薄薄的肉膜儿挡住了去路,肉膜儿的韧性很好,轻轻的往里顶,只能把它拉伸,却不能扯破。 「嗯唔…不要啊!!住手!这是不行的啊!」妈妈明显的是很疼痛,两颗晶莹的泪珠儿从紧闭的眼角儿滑落。身只子不停地扭动着,但此时的我已经是慾火焚身失去理智了,在我脑海中,她再不是我的妈妈,而是一个可供其发洩的猎物。我的屁股又是勐的一奇米影视首页_奇米影视四色网_奇米影视盒第四色 - 奇米影视cc沉,这次是尽根全入,**儿顶到了子宫,睾丸撞到了**,身下的美人永远的告别了处女。 「啊!」妈妈被巨大的疼痛所击中,大量的泪水浸湿了头下的床单儿,尖尖的指甲刺入枕头里。 在房中…… 「嗄……嗄……」失去理性的我重重的压在**绮丽的妈妈身体之上,周围的一切彷彿都不存在了,只有从**上传来的阵阵酥麻。口中不断喷出野兽的喘叫声,怒涨的男茎正狠狠的冲击着妈妈粉嫩紧窄的玉沟中。妈妈的四肢不由地缠了上来,下体不断地向上挺着。双手深深地抓在我的背上,向两边拉开,留下几道深深的抓痕。 「啊…啊…我……啊…」 在我大抽大送中,妈妈也苦尽甘来,死死地搂住身上的这个男人,只要他不停下来,什么都已不要紧了。**不住地往外流,床上已湿了一片,但二人顾不了这些,只专心地**着。妈妈只觉得自己在向上飞,飞啊,飞,终于,一股不知从哪冒出的力让自己飞到了最高处,再慢慢地向下滑,这是从未有过的快乐啊,她几乎都把嗓子喊哑了。在妈妈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喊过后,火一般的阴精直接打在了续势待发的**上。 妈妈的阴精把我浇的舒爽无比,精关大开。大量的阳精喷洒在美人新鲜的子宫里,把她烫的一阵颤抖,感到无比的放松,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率先醒来,发觉自己全身**,感到下身隐隐作痛,她睁开眼睛,却见我赤条条的身体搂着她呼呼大睡,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容,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再也挥之不去,她悲愤欲绝,狠狠推开我,低头见到自己的下身一片狼藉,又湿又粘,小腹上、大腿上、还有**里都沾了不少污物,最难过的是她看到了那点点斑斑的处女血,知道自己失贞了,不禁悲从中来,三十几年苦守的贞洁就这样失去了。 这时我翻了个身,变成后背朝上,妈妈一看,我背上有十几道红印,一看就知是手指抓的。妈妈愣住了,「难道是我抓的?」看看自己的手,真的有血迹,刚才那疯狂的一幕又重现在眼前。「唉,真是冤孽!」 妈妈忍着疼,下床洗静下体,穿上衣服,用被子盖住我**的身体,一掐我的人中,我啊了一声醒了过来。睁眼就看见妈妈面色如霜地盯着我,看着半根露在被子外的**上粘着一丝丝的血迹,我不禁愣倒,妈妈是处女,我竟然破了妈妈的处女身,这…… 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不知怎么面对妈妈,但只有硬着头皮低着头听从妈妈的处置,但妈妈反应也出乎我的意料,他没有怪我只是叹了口气,说道:「孩子,妈妈和你商量个事…唉…你一定疑惑为什么妈妈还是处女吗?」 接着她便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我,原来爸爸在新婚的当晚就在回家的路途中出车祸死去,妈妈很伤心,就打算用试管婴儿的办法怀个孩子,但她那时身体不好,只好把他们的孩子让别人代孕! 说着说着妈妈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看着妈妈流泪伤心的样子,心中悔疚非常,从小到大都从未有见母亲哭过,岂想到现在竟因自己而弄哭母亲,于是我一把抱住妈妈,舔去了妈妈脸上的液体,「妈妈,对不起,是我的错,请你原谅我,你不要伤心,相信我,我爱你,我会对你负责的,我要娶你!!」 「不行,我们是母子,虽然你不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得,但我们是亲母子,不可以这么做的,这次我可以原谅你,但我们不能错下去!!!!」妈妈坚决地拒绝道。 「妈妈,对不起,是我的错,我是个不孝之子,但你知道吗?妈妈,我真的爱上你了,妈妈!我是说真的!这种爱不是那种简单的**,也不是母子之爱,而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那种热烈的爱,我知道你明白的,可你不敢面对现实,对吗?妈妈,接受我好吗!我会让你快乐的!」 「不,我不需要!!」我实在忍不住了,对她说道:「不需要你为什么要自己在房里自慰!」话刚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是在刺激妈妈呀!果然,妈妈听了,脸色立即变得苍白。一时之间我不知说什么好。 「小磊,你太让妈妈失望了,妈妈让你弄我的嘴巴,让你弄我的**,甚至连后门也给了你,我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你好好专心读书,可你呢?你还是在想这些东西,我们是母子,是不能那样的,妈妈用嘴让你舒服也就罢了,没想到你还想的那么过分,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你原来一直在引诱我!我还能做你的妈妈吗?」妈妈对我大吼着,眼泪不停地从妈妈的脸颊上划过。 「可是妈妈我是真的爱你啊!!!」 「真的爱我,你只不过是想要我的身体,只是想满足你肮脏的慾望,你滚! 我不想看见你!!」 听到妈妈这句话,我心中一酸,眼泪已是夺眶而出,感觉生无可恋,对着妈妈的背影「咚咚咚」叩了三记响头,待我仰起面来,已是鲜血直流,但我浑然不觉,呜咽道:「妈妈绝情至此,孩儿此生已无可恋,请妈妈多加保重!」起身朝墙撞去。 妈妈闻言一惊,忙回过身来,却见我已是向前奔去,急忙大叫:「我!快停下……」同时手不由自主的向他抓去。 话音未落,我的头已经撞上了墙壁,伸手一抓,却没抓住我的背心。眼见我的身影如断线风筝般直往墙上撞去,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似乎她的心也跟着我撞了过去,等妈妈回过头来时,发现我已经昏在床上,头上和墙上满是鲜血,床单上被血染红了一大片。妈妈急忙过去抱起我大喊:「孩子,你怎么了?孩子!」我没有反应,但是呼吸还有。孩子知道出大事了,慌忙穿了衣裤,用一条毛巾包扎好我的额头,抱起孩子就向医院赶。幸好路上车子不多,我伤得不严重,妈妈也是医生,伤口处理适当,并且和医院一个外科主治医生(张医师)又是同事,经过即时抢救终于让我脱离了危险。 知道我脱离了危险之后,妈妈再也撑不住了,紧紧抱住我把我的头深深埋进她怀里便睡着了。等我醒来,发现我的头深深埋进妈妈怀里,感受着妈妈胸前的伟大、酥软,心中慾火又熊熊地燃烧起来,但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抱紧她的纤腰装睡,享受着妈妈温软的怀抱。等到妈妈醒来,首先想到我,侧眼望去,见他抱紧她的纤腰,脸颊深深埋进她的怀里,似乎睡得十分香甜,但不停抖动的睫毛出卖了他。 看到此景,妈妈心底苦笑,她自然知道我还是死性不改,,藉机揩油,不过她已是不大计较了,她的清白之躯都已让他给夺去了,现在还会在乎这个了,方才我撞墙时的瞬间,她不及多想,此刻静卧草丛细细思量,深感生命的宝贵,更让她惊醒悟到我在她心中的份量,竟是重逾性命,她心中暗暗下了个决定,一个重大的决定,这对她今后来说也不知是祸是福,不过她已不管那么多了。 她的心境一下子明朗起来! 她轻声道:「我快起来,妈妈有要紧事儿要跟你说!」 我见妈妈开口,不敢再装睡,依言坐起身来,关切道:「妈妈,你还好罢?」 妈妈微微苦笑,道:「倒没有事,不过妈妈现在累得全身都动不了啦!」望了他一眼,忽然笑道:「你不是最想欺负妈妈的吗?现在就是很好的机会了!」 我一怔,尴尬一笑,嗫嚅着说道:「我……我…」 妈妈轻笑一声,低声道:「呆子……还不扶我起来!」随即脸上微微一红。 我连忙扶妈妈坐了起来,见她细语浅笑,脸泛淡淡红晕,不禁瞧得呆住了。良久,我缓缓吁了口气,讚道:「好美!」 妈妈笑了笑低声说道:「就你贫嘴!」 他见妈妈心情愉快,忍不住道:「妈妈!你……你不恼恨我了罢?」 妈妈微微一笑,道:「我从你撞墙那一刻起,我就明白你对妈妈的一番情义,也就不恼恨你了!我,妈妈现在开心的很!」 我又是欢喜,又是感动,道:「妈妈,你待我真好,我以后不再惹你生气了,一定听你的话。」 妈妈侧目瞧了他一眼,忽然惊道:「你的头怎么又开始流血了?」 我伸手一摸,他淡淡一笑,道:「没有事的!是之前的,现在已经好了」 妈妈怔怔的望着他,想起跳崖前我痛哭叩头的情景,她叹了口气,便偎依在他胸口,握住他手,轻轻在自己脸上抚摩,低声道:「我,你喜不喜欢妈妈?」 我心下一喜,忙道:「这还用问吗!我自然喜欢你了」 妈妈嫣然一笑,很是开心,她忽然脸上一红,低声道:「那你想不想娶…… 娶我为妻?」侧目凝视着他。 我心中的欢喜无法言喻,连忙叠声道:「我要!我要……」 妈妈抱着我的手臂,轻咬着我的耳根,软软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是妈妈的汉子,妈妈的天,没有外人在时,你想对妈妈怎样,妈妈都依你。赶明儿个妈妈上街买些东西,将我们家整治成咱母子俩的鸳鸯窝,再让妈妈好好的侍候你这小冤家,以偿你对妈妈的一番情义,你说好不好「 我转过身子,仔细端详着妈妈──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和自己相依为命十数年的母亲眼前的她,眼神散发出无限的春色,头上的秀发,因为急着救我没有整理而略显零乱,似张还闭的红唇,好像正等着情人的品尝,依然突出的**、起伏不定的**,告诉我,妈妈仍正期待着亲生儿子的另一次侵犯…… 「妈妈,何必等到明天,你的亲儿子现在就想再当一次神仙…还有,你不觉得儿子一边干你一边叫你娘会比较剌激吗?」我把妈妈拥入怀里,温柔地说道:「就让我再好好的疼你一次…再让儿子让娘好好的爽一回吧…」 说完这话,我把妈妈压倒在病床,迎头就是一阵令妈妈喘不过气来的狂吻,两手在妈妈的身上胡乱的摸索着…眼看另一场肉的交战就要开始。突然,妈妈急急地推开我:「小色鬼,在医院里,你窗也没合,门也没锁,就敢骑在你亲娘的身上猛干,就不怕被人发现,你稍忍一下,我们回去再说。」 没办法,我只好强忍住慾火,跟妈妈办完手续回家。回到家,我再也忍不住了大着胆子搂住妈妈的丰腰,拉她坐在床边说:「亲爱的,我好想念你啊。」 妈妈看着我温柔动情的眼色,她慢慢把头靠在我怀里,任我去抱她。被压抑的熊熊的慾火再次燃烧起来,我一手抱着妈妈,一手飞快地脱去自己的衣服、裤子。我用手抬起妈妈的下巴,马上就含住了妈妈的樱桃小嘴,拚命的舔吃着妈妈的香唇,又把我的舌头伸进妈妈的口里,叼着妈妈的香舌吞吐起来。 我把妈妈放倒在床上,两三下脱去妈妈的衣服,把她一身让我垂涎以久的白肉展露在眼前。 我看见妈妈那白嫩的肌肤、巨大的**、突起的小腹、无比肥硕的屁股以及黑色密林般的下体,不由地呼吸急促起来。我的**迅速勃起,冲血得让我痛得只想马上插进妈妈的肉穴里。 我耐心的调教着妈妈,双手抱起妈妈的大腿,游遍了妈妈的**、奶头、屁股,又去摸妈妈的**。我抱起妈妈的腰,亲吻她的**,贪婪舔啃那越发张大的奶头,不住吮吸那曾养育我的奶头,彷彿觉得又吃到了香甜的奶水。那是我,也是每个恋母的男人最喜爱的地方,奶头既有母性的温柔又充满了女人的诱惑,因此对于我便是双重的吸引。 我一手抓奶玩着,一手摸她的大肥屁股。妈妈在我的亲吻、抚摩下逐渐软了下来,再也无力推开我了。她软倒在我的怀里,任我肆意玩弄她的全身,双眼微张,小嘴里微微喘息着,口吐兰香的轻轻哼道:「恩……别……不要嘛……老公不要……」 我再也忍不住妈妈的淫荡的浪哼,把**对准妈妈的**一铤而进。你道我怎么这么顺利就插进了妈妈的**?原来妈妈在我抚摩下,阴穴早就流水如柱,湿透了一大片床单。我的**插进妈妈**的瞬间,只觉得一阵窒息的快感,然后就是极度的迷乱,我的腰开始不受控制的挺了起来,把**不停的插向神圣地方。 我想停都停不住,只感到完全不手自己控制。我的手也没有去抓妈妈的肥奶,只紧紧包住妈妈的大腿,疯狂的抽动着。无比刺激和爽快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妈妈初经人事爱的紧缩的**死死抓住我的**不放,让我用尽全力才可以来回抽动滚热的**。 而妈妈也似乎感受到被****的快感,不住的浪哼起来:「哦……哦…… 儿子啊…老公啊……啊……你……啊……快……恩……」 其实**就是这样,不一定就有什么过多的淫声浪语,只有不停的原始的呼叫着:「啊…大**儿子啊……亲亲老公啊……哦……恩……来呀!」妈妈用肥腿勾着我的腰,死命把我往下压,随我的抽动不停的扭摆圆臀向上迎合着我的**。我乘机去亲她的蜜乳,再一次舔吃**的柔软和滑腻。母亲在疯狂的**着,完全不像原来那么羞怯,把一身浪肉抖得让我发狂,我不得不不停的去对准她的上下甩动翻飞的大肥乳,抓紧妈妈的圆臀,才不至于让**从**里滑出来。 我狠命**着,妈妈的初经人事**壁紧包着我的**,在**几百次后,我只觉得**一阵滚热,整个**涨痛难忍,我想拔出来,但是被妈妈的肥腿勾死了。我感到**几乎都要爆了,同时也觉得一阵难以言语的快感传来,让我急于发洩,我用力一挺,**里有一股涨满的东西勐然喷了出来——我把jīng液一点不剩的射进了妈妈的**里。 「噢……啊啊!」我狂着,与此同时,妈妈也「啊」的一声尖叫,一身浪肉用力一抖,**和小腹都挺了起来。我们同时都软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醒来后,我看着妈妈媚态春情,樱桃微张,一合一合的,**向脖子搭了过去,两腿张开,肥厚的**还在流出蜜汁,白肥的巨臀少露突翘,细嫩的肚皮上粘满了我的口水和妈妈的**。我看着这骚美淫迷的贵妇人,忍不住又抱起妈妈,甜美的亲吻起她的嫩肉来。而妈妈也搂着我,轻轻地叫道:「儿子老公呵,刚才好舒服呢!」我听了一阵消魂,压在妈妈身上又干了起来,不多时就又泻倒在妈妈身上了。从这以后,妈妈就把我当成她的老公,任我玩弄她的美体,妈妈也爱上了这甜美的幸福生活,常常主动要求**,如果我有时不想做,她还会孩子一样的娇嗔道:「来嘛,就一下嘛,老公!来嘛!」想不到「因祸得福」,得到了这么一个美妇人的所有处女地和主动求爱,更难能可贵的是我得到她的全部的爱,人生有此艳母,夫复何求?